颜值与气质作文800字

狗万 佩特拉是约旦古代文明的象征,阿拉伯语的意思是“被凿开的岩石”。

纵观这个浮躁的现代生活,似乎对于“靠脸吃饭”已是习以为常了。只要有一张赏心悦目的皮囊,便像拥有了一张“会员卡”,做什么都被格外宽容。有一个概念好像已然被忘却了。可它又是如此的不可或缺——气质。

不可否认的是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“颜控”。当你站在陌生人中间,多数会选择一个符合自己审美观的进行交谈,而忽略其他于自己而言的普通人。这不是近代才有的“陋习”,西施美貌人人称赞,但与东施向西施效仿,想以此获得同样的称赞时,却获得了冷嘲热讽。人皆有爱美之心,东施的做法合乎情理,而有谁赞扬她的勇气吗?又有谁认为她的想改进之心值得鼓励吗?没有,甚者还特地创造了一个成语来表达贬意。用现代语言来说,原因就是“还不是因为颜值不高。”

而依我的拙见,“气质”在现代不比“颜值”的原因便是——气质太“慢”了。它产生得慢,被发现的也慢,太不符合现代的快节奏美学。气质的产生需要艺术的滋养,需要知识的陪伴,它不可一撮而就,它只能经过长久的润物细无声。而发现一个人所携带的气质,还需长时间的交往,在这期间不断地挖掘,甚至永久无法被挖到井底。现代人太过急躁——从他们的阅读方式便可知晓,从前的传统纸质阅读,需静下心来,在午后的烈日下,品一口茶,安心品、静心赏,为书中的情节喜,为人物的塑造悲,再深思其主题,谈它个千百来遍,书都翻烂了,才可说是“读完了”。而作文现在,抛弃了纸张的陈旧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碎片式阅读横空出世,的确阅读量大了,认识的事物也多了,可这真是阅读吗?不如说它是浏览。若我将“气质”比作“传统阅读”,将“颜值”比作“碎片式阅读”,那么显而易见其中关系——颜值便是浏览,气质才是真正地阅读。

越来越多的人为了符合大众审美去整容,我自然敬佩其努力改变之心,尊重其选择,可是我一直在思考:真的有这个必要吗?我在一个软件上看见了这么一句话:“长得好不好看决定了我是否愿意与你接触,内在美不美决定了我是否为之前的选择后悔”。于是我在一番思索中,得出了如下答案:人与人的接触,不是一瞬的惊为天人,而是如河水般,细水长流,生生不息。也许一个人的颜值固然重要,可如若内在的气质不尽人意,那就如同在花裤衩上打补丁,时不时便会暴露其俗气的底色。而如果一个人的颜值没有那么赏心悦目,气质于其颜值便是雪中送炭,到时,根本无所谓你的颜值,只凭你本身的书香底蕴,散发出的独一无二的气质,便可让人不住地想接近,想交谈,并油然而生敬佩之情。

颜值是先天的,出生便拥有的皮囊,而气质是后天可往其中填充的血肉。我认为,与其在先天的皮囊上下功夫,不如多读书,多思考,往那可改变的颜值中填充饱满的血肉。届时,或是雪中送炭,或是画龙点睛,于我们每个人来说,都获得了完整的、美好的躯体,而这,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的。